全拋釉瓷磚的未來在哪裡?

全拋釉瓷磚的未來在哪裡?

上周姚言談到目前有四個最熱門的瓷磚產品技術概念,分別是大規格、通體大理石、噴墨滲花拋光磚與金剛釉,並對大規格產品技術的特點與前景做了分析與預測,本期重點探討另外三個技術概念。

通體大理石與金剛釉這兩項技術其實都是拋釉瓷磚技術改進的產物。憑藉豐富的裝飾效果與貼近拋光磚的成本價格,拋釉磚在短短幾年內強勢崛起,橫掃千軍如卷席,迅速搶佔了曾經的“地磚之王”拋光磚與高端霸主拋晶磚這兩大核心產品的傳統領地。拋光磚勉強還能在一些追求實用性的家裝尤其是工裝市場苦苦堅守市場一隅,拋晶磚則遭遇了更大的衝擊被逼到了高端市場的一個小小牆角。市場風向就是指揮棒,很多企業因此放棄了生產拋光磚與拋晶磚,紛紛轉產拋釉磚。市場供應多了,同質化競爭更加激烈,價格自然也就下行,這個老劇本似乎從來就沒改動過。

技窮則思變。拋釉磚一直有兩大痼疾:一是非通體性,僅有光鮮亮麗的薄薄一層表面,坯體只是很普通的質地。這不僅是影響賣相的問題,而且在一些需要露出斷面的使用場合也會受到很大限制,之前的解決方案是大量使用通體性優越的石材(包括天然石材與人造石材)收口,但成本與效果都會受到一些制約,全面代替石材當然也就成了一句空話。為了解決視覺效果上的整體性問題,尤其是為了創造新的賣點,具有通體效果的拋釉磚應運而生,大理石瓷磚是高端拋釉磚的代表,所以通體大理石迅速成為瓷磚行業的一個熱詞,在本次工業展上該類樣品展示甚多,有些企業更是早已迫不及待在推廣這個概念的新品了,儘管我所看到的實際效果與真正的通體仍然相去甚遠。

所謂通體大理石,在技術層面並非什麼新鮮創意。早在十幾年前,微粉拋光磚剛剛嶄露頭角的時候,就有一些企業為了解決微粉拋光磚視覺上分層的問題,在布料技術方面做了相應的改進,無非就是在坯體周邊添加一些同質色料。在品質上,拋光磚畢竟是真正通體的,這個技術創意在當時對於推動拋光磚上牆解決倒邊角效果的問題起到了很大作用。但是通體大理石恐怕難以達到同樣的效果,大理石的表面釉層與坯體是不同的材質屬性,而且有些大理石瓷磚的表面釉層肌理與色彩極為豐富,瓷質坯體要想達到同樣的哪怕只是非常接近的效果,堪稱高難度的技術突破。如果全世界的瓷磚技術精英們腦洞大開,真的實現了坯釉效果統一性這個技術突破,那就是一場真正意義上的技術革命,其影響之深遠將不只是在瓷磚行業,而是覆蓋整個陶瓷材料行業。

換一個思路來看,拋釉磚能在多大程度上解決坯體裝飾性的問題,那麼拋光磚的裝飾性問題也就必然得到了同步的解決,拋光磚大可用這件新武器秒殺拋釉磚了,那還需要區分什麼拋光磚拋釉磚嗎?所以我的觀點是,通體大理石或者說通體拋釉磚在可預見的未來幾年很難實現顛覆性的技術突破,所以也就很難成為革命性的主流產品,這是由材質的技術原理決定的,畢竟坯體和釉料有很大的特性差異,但是有些高端品牌不妨一試,畢竟這個技術進步可以稍微解決整體視覺效果的問題,至少有助於提高賣相豐富賣點,增加產品差異性並提高品牌門檻,據我所知,以簡一為代表的一些一線品牌已經在推廣這類產品了,在高端市場會有一點效果,但大多數企業不必急著去跟風,如果像拋晶磚一樣在成本價格方面有點剛性門檻就更好,未來的格局可以更清晰,不同的企業可以根據自己的定位有更多的選擇。

拋釉磚的第二個痼疾是表面耐磨性問題,目前業內拋釉磚的表層大多是選用熔塊釉,成本較低,透感很好,和噴墨技術結合以後,拋釉磚的裝飾效果有了飛躍性的提升,符合國內市場的主流審美需求,這也是拋釉磚最大的賣點所在。但是天道迴圈,世間從來就沒有絕對完美的事物,除了前面說到的非通體性缺陷之外,拋釉磚更大的不足是表面硬度低,所以耐磨性欠佳,地面使用時往往用不了幾年就會出現嚴重磨花的現象,而且由於釉層較薄,還不能像石材和拋光磚一樣做二次打磨拋光的維護,這個問題實際上比非通體性這個缺陷嚴重得多,拋釉磚不能通體屬於皮肉之痛,但是耐磨性不足卻是心腹之患,拋光磚之所以在拋釉磚這幾年的趁勢掩殺之下仍能固守市場一隅,看家的本領就是超強的耐磨性,這也是金剛釉技術概念誕生的最大動因。金剛釉本來只是個別廠家推出的產品噱頭,由於抓住了市場的痛點,這兩年來迅速風靡了全行業。

那麼金剛釉究竟只是行銷噱頭還是確實的技術進步呢?我認為是兼而有之,有些企業只是把這個作為噱頭,偷換一個概念而已,產品性能和之前的拋釉磚並無二致,耐磨性的驗證需要很長的時間,用戶不會直接感受到,有些企業從來不考慮長遠的事,只要短期能夠用這個噱頭來拉動銷售就行了。當然也有一些企業是真正在做技術研究與產品改進,從技術角度來看,耐磨性優越的釉料並不鮮見,有些結晶釉的耐磨性就很好,即便是熔塊釉,也有通過材料工藝實現部分改性來增強耐磨性的可能。不過真正意義上的金剛釉需要解決兩個問題,一是效果,怎樣才能在不影響裝飾效果的前提下提高耐磨性,這個問題可以從技術和設計兩個途徑去解決,可以從開發設計角度,有些產品並不追求很強的表面透感,也可以在技術改進角度下功夫,更好的兼顧耐磨性與透感等效果要素;二是成本問題,如何在成本增加不大的前提下實現效果與耐磨性的統一性,如果成本高昂,市場份額必然受到很大限制。拋釉磚並非不能耐磨,要點在於用什麼樣的釉料以及能夠承受什麼樣的成本,義大利西班牙的很多釉面磚都可以做到很好的耐磨性,其實並非是技術壁壘有多高,而是市場定位不同,做產品的理念也不同,這一點尤其值得國內企業借鑒與深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