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淄博磁磚產區產能減半,或將引爆瓷磚市場一系列危機!——金銀倉

山東淄博磁磚產區產能減半,或將引爆瓷磚市場一系列危機!
2016-06-07 黃傳強 

近日關於淄博產區停產限產一半的通知在朋友圈完全被刷屏了,因為淄博產區多年來一直位列全國陶瓷產區產能的前幾位,如果這次環保限產計畫得以實施,勢必會給目前的瓷磚市場格局帶來不小的衝擊,也必將引爆淄博市場一系列的危機。

一:政策性危機。
目前來看產區來自政策性不確定的危機因素空前巨大,前有93閱兵,唐山園博會、世博會,現在G20峰會,國家對環保的重視、容忍程度日益強化,國內每逢重大事件必停產或將成為常態。

二:企業經營信任危機。
瓷磚企業大多是訂單式生產,來來回回的反復折騰停產限產讓很多企業措手不及,同時也勢必會給產品的產品質帶來不小的波動,如果不能保障供貨及時,甚至訂單被無限期拖長,那麼對企業經營的信任危機帶來的負面影響將是無可估量的。

三:經銷商客戶危機。
現在瓷磚經銷商或大客戶,大部分都是以貼牌為主,一般來說經營一個陶企牌子都有很好的銷售管道、客戶來源和感情基礎,企業產量不穩定,必將對經銷商的利益產生影響,對經銷商客戶的忠誠度將是一次史無前例的考驗。在商言商,經銷商借此改旗易幟將是大概率的事。

四:業務員市場份額危機。
陶企業務員大部分都是跑在銷售一線的,歷盡千辛無苦跑來的客戶,也許抵不住一句你們沒貨賣,我們要換廠家了!只能無奈的拱手相讓出自己的市場份額,市場份額被分流已不可避免,業務員被坑爹之苦無以言表!

五:員工下崗失業危機。
此次停產限產對企業的下崗失業人數尚無從計算,但仍會不禁讓人想起以前部分城市企業的下崗潮,所有職工全部買斷工齡,以後的任何事情都與國家和企業無關。大家依依惜別的場面猶如昨日,在工廠幹了多年的工人都不知如何是好,而現在,作為一位陶瓷廠的普通員工,又沒有什麼專業技術特長,未來找工作的困難程度可想而知。

目前瓷磚市場的現狀是:
1、上半年陶企利潤回升,生產線複產增加
在今年房地產市場意外走高的影響下,拉開了一波建材行業的上漲潮,瓷磚利潤的回升,導致年前停產、限產、檢修的陶企生產線大面積開工,截止到5月份,全國大部分陶瓷產區開機率都在70%以上,不少產區基本都是滿負荷生產, 瓷磚產品供應相對充裕。嘗到“甜頭”的陶企還會甘於去產能嗎?
2、陶企產量上升
據輕工業部統計的資料,現在新上的建陶企業生產線產量都是十分驚人,一條生產線的產量就要超過過去數條生產線,參照2015年的產量102億平米,如果沒有外力干預繼續這麼生產下去,2016年瓷磚產量將輕鬆超越2015的產量。
3、銷量開始萎縮,庫存大面積上升
自2016年5月初,隨著鋼材等產品出現暴跌以來,瓷磚市場也被殃及池魚,多數產區瓷磚銷量出現大幅萎縮,產品價格也是一降再降,2015年下半年的價格戰將不可避免的再次上演!
需要留意的是,當下瓷磚市場所面臨的困局,不是一個兩個產區停產限產就能解決的。淄博產區的產能減半生產,短期或將對市場的影響和瓷磚價格的拉動,無疑會起到一些積極的作用。但是近期瓷磚市場買漲不買跌的情緒繼續釋放,受厄爾尼諾現象影響,自3月入汛以來,南方出現了13次區域性暴雨天氣過程。截至5月,東南諸河、長江、珠江、西南諸河降水量均比常年同期大幅增多。這對華東、華南,以及西南地區的瓷磚終端需求有較大負面影響。加上持續高溫的6-8月為傳統淡季等因素,瓷磚需求將進入低谷,價格或將進一步回落。可以說,打鐵還需自身硬,指望淄博市場停產限產,來改變日益下滑的市場大勢,可能性已是微乎其微。


金銀倉認為:陶瓷磁磚行業整個行業產能過剩嚴重。哪怕全國停產一半,也不能扭轉價格下跌的趨勢。
過去幾年,瘋狂的房地引起的上游磁磚大量大量投產。是造成今天局面的最大原因。
如果不實現去產能,大家都會死。
地方政府為了GDP,到處新建陶瓷廠。其實就是供大於求。
我所了解的外資陶瓷廠,肇慶RAK哈伊馬角陶瓷廠,從去年2015年就已經停產了。外資廠早就停了,國內的民營陶瓷廠依靠銀行貸款還在苦苦撐着不停產。